墨香氤氲

夜哭郎

已经反反复复上线过很多次了,小岳的热搜浮浮沉沉的就是居高不下。想起今天专场的遭遇,大越摇了摇头,怎么说呢,不可抗力罢了。不过,这小傻子可不会放过他自己。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休息。孙越盯着墙,好像能看到小岳留着床头灯一盏,缩进被窝里,把哭声压到最低的模样。

一开始,是不知道的。

一开始,也有过类似的情况。

十年的相伴,岁月都变得似曾相识。

孙越回想起刚搭档不久的时候,其实没什么大错,包袱该想的也都想了,只不过观众的反应也没很热闹,中规中矩不算有错。其实孙越自己还挺满意,毕竟这么个看起来憨憨厚厚,甚至有点怯懦的小胖子,能有这样的效果已经令他很惊喜了。

回头看到小胖子一脸沉默的思考着什么,也就没多做表示,扭身先去换下大褂。

当天晚上,孙越听到了悲伤的,飘飘忽忽的哭泣声。那声音时断时续,是那种梗在喉咙里的压抑的气音,听的人浑身难受。孙越不自觉的害怕,理智弱弱的提醒着科学,可脑子里都是各种看过的鬼怪妖魔,想着自己走路无意间送走的蚂蚁,盛夏烦躁拍死的蚊子,连自己人生的结局都设计了好多个版本。颤颤巍巍的打开床头灯,那个声音就突兀的消失了。孙越看着依旧熟睡的小岳,在心中庆幸着,幸好小岳没被吵醒,果然鬼怪都是怕光的。然后躺下继续睡,没注意到岳岳规矩到不平常睡姿,根本不可能是熟睡的状态。

直到第二天,在连打了好几个呵欠后,看到小岳浓重的黑眼圈,疑惑的问人怎么早睡的比自己还像熬夜?

看到小岳下意识的逃避,状似无意提起昨晚的异动。果不其然,又看到小孩儿的躲避。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,就拿夜哭郎的事混过去了,多少还透露了些对鬼怪的恐惧。

小岳怎么说的来着?

“您放心,有我在怎么会去吃你呢?”


确实搭档很久,孙越都站在右后方,从一开始的把控节奏,到现在全场唯一的听众,风风雨雨都少的可怜。

孙越其实是生气的,搭档一场,小岳却不愿意告诉自己他受的委屈。每次偷偷关注着风波,自私的等着小岳来和自己诉苦。却在隔天看到人强颜欢笑的模样,舍不得责怪,只是微笑着把小孩儿固执的碰到面前的心意双手接住。这还真是……

后来孙越,逐渐学会了主动。

主动商量着解决办法,主动走进小岳下台就封闭的心,然后被困在里面,心甘情愿。

那之后,两人越来越默契,越来越顺利,以至于孙越都忘记了某夜曾听到的哭泣。


可是越顺利,越无力。孙越看着台下一盏盏闪光灯汇聚的星海,看着搭档脸上跳动的喜悦,甚至不无恶意的想,他是故意的,是在炫耀。只是,那双同样追逐着自己的眼睛,盛满了比星光更璀璨的东西,让孙越无地自容,无所遁形。


小岳总是固执的挡在自己身前,哪怕受伤,望向自己也是一脸的温柔,可他明明,就没那么豁达啊。何必装作不在意呢?趁着酒醉说出心意,也说出不满。第二天醒来昏沉沉的,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但好像有作用,多了一个小恋人。会撒娇,会委屈,会出差回来靠着自己的肩。

孙越感受到了,来自岳云鹏的依恋和爱意。这让孙越很舒适,很满足。

在这样的假象中沉迷太久,好像真的是这样了。直到这次。


上场前就感觉到恋人的异常,却在自己询问的时候展露笑容。自己也是,怎么就信了呢?总之,时间分分秒秒流失,预想中的效果没有达到,孙越都不禁捏了把冷汗。不过,孙越总觉得搭档紧张过了头,像绷紧了的弦。结果最后,弦断了,小岳的情绪崩溃,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。


孙越很生气,气自己没有早些发现小岳的异常。

孙越很后悔,后悔没有认真回忆,那次醉酒究竟说了什么,是否词不达意;

总之,结果就是,孙越踹开了岳岳的门,把人从被子里剥出来——面面相觑。




冲冲想起之后的工作交接,却听到了老板屋中的气音,默默的扭头回了房。

此时,小岳正被师猪压在身下,危险的警报灯不停的闪,可小岳只是看着手机助手,无比安心。孙越也看着小岳,最后还是败下阵来,躺在床上,身体紧紧依偎,连呼吸都交融在一起。

其实孙越巴不得小岳可以恃宠而骄些,毕竟这小孩儿太压抑自己了。孙越淡淡的开口,从自己的不安开始说到自己的不甘,气愤的时候还要对白嫩的耳垂咬上几口。一点一点,孙越很平静的叙述着,可听在岳岳耳中就不那么动听了。小岳迫切的想要转身反驳解释,被有力的臂膀阻止。

身后声音停止,师猪叹了口气,说了声早点睡,就要离开。熟悉的体温逐渐被夜晚的冷风驱赶,小岳破天荒的没有默认,而是伸出手,别别扭扭的挽留。

孙越看着,突然就笑了。算了,谁让自己喜欢上这么个笨蛋呢?还能怎么办?起码也算对自己有要求了?

小哭包,又不是个孩子?

只是顺嘴抱怨了句,谁能想到就让小岳孩子气的撅起了嘴,眼中都是委屈控诉。这谁受的了?于是孙越身体力行的教育孩子了,我们掩下不提。




总之第二天,徒弟们都从冲冲这里听到了那类似啼哭的气音传闻,看着师父铁青的脸色和师爷怡然自得,背地里偷着向那温温柔柔的师爷打听内幕。孙越到也不藏着,只是在微博留下了“夜哭郎”的线索。

据说因为这个,当时身边人有幸见证了传说中的岳打越疼——不过怎么看,都不像是吵架就是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作业好多,考试好难


心情好烦,CP好甜


唉,随缘吧


最近真的好烦躁


碎(五下)

噩梦做多了,似乎也成了习惯。孙越一直昏睡到夜幕降临。醒来时看着天色,不知道今夕何夕。不过,小恋人哭肿的双眼,通过紧握的双手传递的温度。一切的一切,让孙越以为自己只是在漫长的睡眠中,做了个不太美好的梦,现在梦醒了一切如旧。可惜,理智的清醒,让他明白不过又是一场夜晚的馈赠。好在还有晚上,不是吗?孙越笑笑,轻轻摇醒还在睡的岳岳,絮絮叨叨的说着肯定没吃饭之类的话,开锅热灶,抱怨着岳岳对他自己的不上心。

岳岳其实是蒙的,他不知道恋人现在的想法,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,但他确信,无论怎样,都不会放弃。于是,甜甜的笑着,蹦跶着到厨房打下手,把厨房搞的一团糟。两人确是开心的。

此后,无非昼夜颠倒,倒个时差无所畏惧。


师父守在小岳的床边,在跳跃的烛火下专研着本子。转眼已经月余,外界的谣言已经发酵到猜测小岳是不是被自己雪藏。师父轻笑,看着床上的身影,乖徒儿,前些日子累着你了,不过歇了这么久,也该醒了吧!话说孙胖子也是真狠,这么久了,连看都不来看你一眼。脑海里又浮现出那日孙胖子跌跌撞撞向前的身影,以及那句“别回头”。别回头吗?是放弃的意思吗?


小岳的意识是清醒的,可他醒不来,恰巧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师父,索性就这样呆着。这些日子以来,曾经遥不可及的师父,日夜守候在身旁,茶饭漱洗通通包揽。小岳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想法,明明这就是幸福了,却总是在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。睁开眼,给熟睡的师父披上一件衣。更深露重,偏偏起了到处走走的心思。

小岳茫然的四处乱走,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栋有着温暖灯光的屋子。那种深入心底的喜欢,让小岳在门口驻足。

屋里,岳岳和师叔正打算出门散心。为了护着岳岳,孙越也昼夜颠倒的过,这个岳岳很感动也很开心。但是,白天不出屋子,晚上家里蹲,前段日子好容易减下来的肉又一斤不拉的回了家,貌似还叫来了新朋友。

岳岳忍无可忍,为了自家师猪的健康,一哭二闹三上吊的,终于把人劝出了屋。


房门打开,三人相顾无言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种感觉很新奇。小岳坐在岳岳对面,看着孙越和另一个自己的亲昵,不知该做何感想,只好埋头吃饭,装作平静的样子。猝不及防的碗中多了一筷子炒菜,怔愣间眼泪就落了下来。

孙越一下子就慌了神,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,说不心疼那完全是假的。这孩子把自己吃的死死的,不管哪个都是。于是一个哭一个哄,哭的那个就哭的更凶了。岳岳只是看着,平静的有些可怕。

被宠的太久,很长一段时间,岳岳都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样子的,单纯软糯好拿捏的紧。心思深沉的一面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必要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话不多说,心情转晴


上酸菜(不是),上后续


以及修罗场预备😏😏😏


离别总是来的突然,脱坑总是猝不及防。

曾经以为,会萌这个CP好久,谁能想到这么经不起打击。

郭岳是我写的第一对CP,是我在这里留下的最早的足迹。因为一些个人原因,我对这个CP失望了。或许是我心窄吧!

还是,蛮遗憾的,好多关于他们的故事还没讲完

但是真的有点难过。

说点奇怪的话吧,我是B站剪辑入坑,忽忽的文彻底躺平的。加上对岳岳了解越深,越理解老大对师父发自内心的敬重。圈子太冷了,就想着,或许我可以把我理解的郭岳描写出来。

这段时间,也收获了很多鼓励,也收获很多朋友。

怎么说呢,没有后悔过入坑,只是不想继续了。对不起啊,还在等我后续的小可爱。就当是一个不会兑现的未完待续吧!

想要告别的小可爱,默默取关就好,我知道你来过就够了。当然,我不是要告别,我只是不会再更郭岳了。我还是会为了老大继续加油的!

山水有相逢,期待在越岳的大家庭里,我们还能相见。







这篇,我会留着,算是给没看的宝宝一个交代,和抱歉。至于郭岳的文,我会在晚上十二点删除。午夜时分,是结束也是开始。有些除郭岳外还涉及越岳谦越CP的大长篇,会更改剧情。

希望,还可以在评论区,看到熟悉的你们哦!

ฅ( ̳• ◡ • ̳)ฅ


我和你,一个是春,一个是秋。

初初相遇,便不能自已,被你吸引、就是这样毫无道理。

后来分离,你在哪里?是不是一样,为缩短距离暗暗努力。

每次见你,微暖的风拂过我的面颊,如此舒适,甘心沉溺;

我的忧郁,片片枯叶奔向大地,世事无常,该怎样才可不离不弃?

你总是笑着,温温柔柔,不问缘由;

我总是闹着,欢欢喜喜,骄矜无理;

我看到,你我间隔着一个夏天,那般热烈,令我心生退意;

你走进,把间隔着的那个夏天,抛在身后,沐着光走向我;

熟是熟又非,爱本就没有道理。

身边没有你,请在原地

穿越人群,我也会找回你。


感冒😷

当岳岳感冒:

或许是应了岳六妮儿的小名儿,岳云鹏每个月总要感冒那么几天,比女孩子亲戚来的都准时,自家师猪总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难受,守在床边什么也不说。其实岳岳有的时候觉得,他们两个就差扯证了。可是师猪的眼中,永远只有疼惜和宠溺,从来没有过吃醋。所以,岳岳不敢确信师猪是否和自己有一样的心思。故意和烧饼小四走得近也没见人怎么要,倒是被那俩秀了个够。

这次感冒来势汹汹,让本来挣扎着想要去小剧场工作的岳岳又瘫倒在床上,意识昏沉间,还想着假还没有请,师猪该和谁临时搭。

岳云鹏是在米粥清甜的香味中苏醒的。额头上的清凉告诉岳岳,身边的人的名字。是的,无论什么时候,发生什么事,这人总是即时出现,给自己敲到好处的帮助,台上台下,一如既往。

岳岳睁开眼,果然看到自家师猪担忧的眼神。像中邪一样,岳云鹏猛地凑近,在人唇上狠狠的嘬了一口,然后缩进被窝当鸵鸟。整个脸都是红彤彤的,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懊悔不已。

孙越唇上的触感还没消失,回过神就看到罪魁祸首把自己裹成蚕蛹,不肯出来。轻轻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被子,人却说什么都不肯出来。“你再不起,我走了”孙越笑得狡桀,满意的看人猛地把被子掀开,翻腾的被子像展开的蝶翼,把人柔软的躯体暴露出来。其实岳岳穿着睡衣的,不过一气儿折腾,还是让扣子松了几颗,以至于胸膛大片被染成粉色的皮肤裸漏出来,倒把孙越弄了个大红脸。

岳云鹏看着师猪脸上的酡红,突然间福临心至,好像知道了纠结已久的答案,毫不犹豫的又扑过去啃了一口。可师猪只是傻愣愣的,动也不动,岳岳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,可怜的紧,心下伤心正打算缩回身子,就被搂紧,和师猪争夺所剩不多的氧气。

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,岳岳捧着香糯绵软的白粥,腾腾的热气带着大米的清香氤氲在周身,不知不觉被香气包围,连心情都变得轻松起来。

孙越看着岳岳不停的搅弄晾好的白粥,无奈的轻笑,顺手接过,挨着人坐下,轻轻吹了吹,给人递过去。不出意外的看到人闹了个大红脸,可还是乖巧的把勺中的粥喝干净。就这样一喂一喝,房间里只有微弱的吞咽声。

孙越喂完了粥,给人擦了擦嘴,就收拾碗筷打算离开。岳岳心下一横,“孙老师”。孙越勾唇一笑,转身看着人。岳岳被注视着磕磕绊绊的,话也说不利索,干脆闭上眼,“孙越,喜欢你”

孙越弯下腰,在人额头印下一吻,“小傻子,快睡吧”







ps:男人亲吻女人额头代表疼惜,代表道歉,代表保护欲,代表珍爱

至于具体哪个,自己猜啊(◍˃̶ᗜ˂̶◍)✩





大越:

孙越仗着脂肪堆积,大夜里把身上的外套脱给了非要看星星的六妮儿。本来身体就不好,再冻着。谁成想养了多日的脂肪偏偏请了假,得,这下感冒了。嗯,估计还发烧了。孙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还是认命的给师哥打了请了假,也没听清师哥说了什么,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。

也不知睡了多久,但孙越是被熟悉的压抑的哭泣声唤醒的。孙越有些无奈,怎么又哭了?六妮儿这两年经历了许多事儿,还以为终于成长了,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哭哭啼啼的呢?

孙越伸手抚上岳岳短短的发茬,这个长度有些扎手,让人怀念它过往的柔软。

岳云鹏抬起头,把自己的脑袋从人手掌中解救出来。红肿的眼框告诉孙越这人有多难过和害怕,只是怕什么呢?无意中接触到对方的眼神,孙越下意识的瑟缩一下,想把手收回来,却被岳岳攥的更紧。粉丝眼中他总是软萌的可爱的,师兄眼中他总是懂事的能干的,现在这幅样子,带着任性的,莫名执拗的样子,或许只有自己看到过吧。孙越心里不可自抑的荡起喜悦,只有我啊。突然像想起什么,孙越的脸色苍白了几分,手上用了力,想收回来,却被人用更大的力道攥着,索性放弃了挣扎,就让人这样握着。

岳云鹏妥协了一般,眼中的执着消散尽是委屈,水汽聚集在眼眶,下一秒就要吧嗒吧嗒掉下来。岳云鹏喜欢孙越,喜欢很久了,久到自己都不记得第一次心动,久到所有熟人都来求过证,粉丝都心照不宣。可是,这个人啊,总是那样干干净净、温温柔柔的站在自己右后方,规规矩矩,也拒人千里。

把自己的脸放在对方手掌中轻轻磨蹭着,肌肤相接的触感真实温暖,眼泪就流下来。孙越觉得此刻的角儿像极了被主人抛弃的小猫,乖乖的认错,亲昵的讨饶,令人心软,也让人心疼。正走着神,猝不及防就被掌心濡湿的触感惊醒。孙越是震惊的。他承认自己知道小孩儿的心思,总觉得是人玩心起并不认真,拖着就好,耗着耗着就淡了,谁曾想一拖就拖了这么久。

孙越手上使了点力气,把人的脸有些强硬的抬起。没办法不感动,没办法狠下心。相处的岁月里,就这样理智的看着自己一步步靠近他,从此再难离开。慢慢的靠近,俯身在人唇上印下印记。看着人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生出不满,轻轻咬了下唇齿间的软肉。岳云鹏回过神,更用力的将孙越抱紧,全心全意的回应这个吻。


我已向你走了九十九步,停在这里,等你走向我,好在,我等到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和大家说个事情,我最近可能不会码郭岳了


(越岳岳越谦越还会写)


所以之前的长篇可能要过段时间了


没什么特殊原因,就是可能不萌了


希望还有机会写完那几个故事吧。


就酱紫。


温柔乡

  (六)残荷听雨


岳岳躲不开,大监送走匆忙离开的帝王,招呼宫女婢子们伺候妆容,满脸堆笑的说着恭维的话,在岳岳看来尽是讥讽。以至于脸色越来越白。


等大监自说自话回过神来,岳岳脸上已血色尽失,本来红艳的双唇失了色彩,颤抖着嗫嚅这什么。大监不由得慌了神,之前的桩桩件件,让大监明了这位新宠儿的不同。如今,要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事……


急忙唤来了  ,暗中吩咐侍从都要小心谨慎,磕了碰了都有性命之忧。


不过大监的担忧是没必要的了。


早朝刚下,大监就接到密令,将人秘密困在正阳宫(杜撰皇帝寝宫)。岳岳本就初次承恩,加上心思沉重,万念俱灰,安静的任人摆弄。这倒令大监微微松了口气。


一众仆役退下,岳岳双手被柔软的帛帕缚在床头,双脚并拢,以同样的材质束缚。即使是这班任人鱼肉的状态,岳岳依旧安安静静,像精致的瓷娃娃,失去了灵魂。


大监叹了口气,低声说着,得罪了,也是按命令行事。取出玉瓶的丸药强硬的塞进新宠儿嘴里。那一刻,分明看到丢失的灵魂在颤抖,载满秋水的眼睛里尽是对未知的恐惧。


岳岳,以为自己不怕了。世人不会怪自己的王昏聩,只会指责他身边的人,即使自己是受害者,可这悠悠众口,又会怎样评定?还有,姐姐怎么办?她真的好爱好爱那个人。


想过一了百了,又怕牵连无辜。倒不如就这样吧,反正,总会结束的。如果,可以快些就好了。可是,大监取出药的时候,切切实实的恐惧瞬间袭占了岳岳的理智。那一瞬间,岳岳才发现原来是在乎的。只要活着,就好啊!


一行清泪缓缓留下,不知谁的叹息伴着清晰的关门声传来

















我设计的上部结局,就是囚禁嘛


所以上篇才说快结局了


下部会按史实结局来写


不过以我的拖更速度……


那个,先填哪个坑🙈


温柔乡

(五)春风一度

香总是撩人于无形,隔靴搔痒,像抱在怀里的奶猫用毛茸茸的小爪,下意识的搓了把小脸,还没睁开的眼睛伸个懒懒的腰,露出漂亮的腰线。孙越的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,痒的发慌。只能更加奋力的在无意间点火的人身上加倍找回来了。


天边泛起了鱼肚白,黑夜与白天刚刚出现一条界限。

孙越躺在岳岳身侧,看着汗珠还挂在脸上的人,心中是止不住地满足。人儿睡得不是很安稳,在睡梦中呓语,呢喃不停,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。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,在红红的小脸儿的映衬下,显得越发楚楚可怜。


第二天清晨,搂着怀里沉睡的人,孙越前所未有的满足。帝王权术教会了他人心易得可玩于股掌,身边千方百计讨好的人,让帝王更为唾弃这触手可得。


岳岳和别人不一样,在他入宫的几个月,孙越明里暗里不知多少次路过,愣是没人碰瓷儿似的偶遇;自己好不容易拉下脸来召见,聊的都是他姐姐……


孙越的视线定在岳岳身上,渐渐的生出困倦之意--失眠成疾的人,第一次明白酣睡的滋味。


有人欢喜有人忧。岳岳醒来时,整个人都是蒙的。一夜荒唐的后果,是难以启齿的地方被使用过度,热辣辣的疼痛感连绵不断。嗓子火烧般的难受,四肢像是连续做了高强度的农活动也动不了。好不容易忍过头晕,费力的睁开双眼,就看到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。


昨夜里这手如何治住自己,如何让自己逃脱不得,如何奚弄自己的身体……历历在目。岳岳拉过那小半截手臂,想也没想的张嘴就咬。


所以孙越是被疼醒的。第一时间,把自己的手臂解救出来,强硬的让人转过身,看到那人红唇微肿,两颊泛红,眼尾也染着哭红的印记,本该是一副极艳的春色图,可偏偏春色无边的人,那含情脉脉的眸子,却盛满了恨意,虽然被纱帏般的泪水染的朦胧,却依旧令人心惊。


孙越没有应对过这样的事,在他的记忆从未有过。幸好有老太监尽职尽责的催促早朝,孙越从未有庆幸过自己皇帝的身份,但此时感谢早朝的存在。理好衣冠头也不回的离开,背影也多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存稿告急,还有一篇就发完了😭😭😭


征求意见,先填那个坑?🐶🐶🐶🐶


温柔乡

我也不知道几了


🐶🐶🐶🐶


想看的宝宝私聊吧


抽空学习二级跳


温柔乡

(四)事与愿违


变故,就是这样发生的。不是猝不及防,但无声无息,早有预谋。


岳岳被丢在床上时,还在想着一切是怎么发生的。


当时岳岳在姐姐身边小菊的带领下到了皇上寝宫。正准备进去,小菊拦住自己,说她要先回去伺候娘娘。

岳岳没多想就同意了。回头正看到大太监,说明来意后,想让他帮忙转达下,以免叨扰陛下休息。可公公非说一定要亲自辞行,就把岳岳推攘进屋。


进入寝宫 岳岳没有看到陛下的身影。没忍住好奇四下乱走,猝不及防看到熟悉的身影,急忙陈述自己的错误希望被原谅。


孙越看着跪在不远处的人,占有欲升华到了极致。走近却被一阵馨香吸引了注意。一手勾着人的下巴,另一只手抚摸过人的眉眼,柔声开口,问为什么你和你姐姐不是一个姓?


岳岳觉得气氛很奇怪,虽然未经人事,岳岳也知道有多暧昧。不安油然而生。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。


孙越感受着身下紧张、轻颤的身体,压低声音问为什么不回答?岳岳控制不住的害怕,磕磕巴巴的回答,幼时和姐姐分离,后来被收养,收养的人家姓岳。


孙越可有可无的应了声。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神秘的馨香中。凭借着每日准时的观光幸事,孙越很清楚的知道,这并不是岳岳惯用的茉莉香,那么这香味,是从哪里来的呢?


理智还是从混乱中起身,弱弱的提出此行的目的。岳岳道明了来意,说出了自己想出宫生活的想法,末了还为自己的姐姐求了个人情。说着姐姐的不易,希望皇上可以和姐姐好好生活。孙越下意识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
岳岳欣喜的起身跪谢,同时还在为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羞愧。可久久没等来皇上免礼的指令,疑惑的微微抬头,可还没看清姐夫的表情,就一阵天旋地转被扔上了床。


孙越反应过来的时候,惦记了许久的大餐已经上桌了。因为刚才的拉扯,岳岳的衣襟散乱,发髻也岌岌可危,几绺发丝垂下,加上眼眸微垂,红唇因阵阵头晕被贝齿咬着。一切落在孙越的眼中,就是最好的催情药。
















那个我短我承认,


存稿能多坚持会儿


就多坚持会儿呗!😉😉😉


以及写崩不怨我🐶🐶




嘻嘻😁


有本事来打我啊!


d反正你打不着😝😝😝


碎(五上)

(五)

一夜酣战后,岳岳固执的睁着眼睛,不肯睡下,孙越看着小恋人不禁有些失笑,睡吧,我在。这句话有魔力,像之前的每一天一样让岳岳放下防备,安心的进入梦乡。可我怕的是,一觉醒来,我不在了。


岳岳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,只是在人胸口心房处蹭了蹭,沉沉睡了过去。


孙越搂着熟睡的恋人,不敢松手不愿入睡。


仅仅一天,他经历了人生的大悲大喜。没人懂他的无助与绝望,差一点……孙越看着怀里的岳岳,不自觉的将人搂的更紧。


孙越看着岳岳的眼,看着他的鼻,用指尖触碰每一处熟悉的皮肤,用轻吻记忆熟悉的人。他在害怕,害怕到手脚冰凉头皮发麻;可他要笑,因为岳岳比自己更害怕。不能让他担心。


孙越一个人醒着直到黎明。明明紧紧搂着的身体,变得透明难以触碰,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眼前淡化直至消失。巨大的刺激,让枯守一夜的人晕倒了。


岳岳醒来时,还依偎在恋人怀里,还保持着睡前亲密的姿势。白嫩的脸庞逐渐被红色渲染,即使彼此喜欢,像昨晚的孟浪也是从没有过的。孙老师总是温温柔柔的,很顾着自己的感受,每次自己哼哼唧唧的喊疼,就把小师猪吓到,每次都要自己耐不住了小声的央求才会继续。昨晚的小师猪又疯狂又悲伤,zuo起来又狠又凶。


岳岳看着自己满身的痕迹,有些责怪恋人的逾矩。可想到昨晚孙老师的模样又忍不住心疼,适应着酸痛的身体,慢慢的移向孙老师,在阳光轻轻柔柔的早上,趁着薄纱质地的床帘扬起,轻轻印一个甜甜的早安吻。

















本来该是这样的。


岳岳不停的尝试,可无论怎么靠近,都感受不到熟悉的体温。身上残留的温度都像错觉,只剩下讽刺。


谁来告诉自己该怎么办?谁能把自己叫醒?


只是个噩梦吧!


岳岳哭的声嘶力竭,四下里却一片安静,只有眼泪无声滑落,滴在昏睡的孙越眼上。

















不定时更新启动,😂😂😂


另外,碎的四下各位应该都看过了吧?


哈哈哈哈哈